目前分類:光與影 (35)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第一章妖精

那個令我嫉妒的弟弟長得好可愛,父親怎麼沒有早一點說??

夜叉_緹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細雨紛飛,連著數日,這是西漠即將進入雨季的前兆。
 

夜叉_緹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炙熱的六月,不論是中原還是西漠,一樣令人惛忱。劍理這天奉命外出辦了些事情,一入魔劍道的大門旋即因暑熱而昏厥。同時間另一方遠在步雲崖的洛子商自從敗給白衣之後一直悶悶不樂,就在他練劍之時,不小心被倒下的樹打中,昏迷不醒。
 

夜叉_緹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初秋的夜晚,闇蹤和白衣在院子裏賞著月。
白衣順口吟著:迢迢牽牛星,皎皎河漢女。纖纖擢素手,札札弄機杼。終日不成章,泣涕零如雨。河漢清且淺,相去復幾許?盈盈一水間,脈脈不得語。

夜叉_緹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前言:
難得在文章之前說話,但因為此文略為異於過往,所以不得不多言。
這篇文章主人翁雖是黑白衣,但卻和光與影無關,它是從魚大人的“曉陽落夜”所衍生而來。希望朋友在看這篇文章時,能以較Q的立場來揣犘劇中人物所發生的故事。有時把自己變得小小的,可以產生很多豐富的想像,我是這麼認為的。

夜叉_緹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天才剛亮,白衣拿了昨夜準備好的細軟之物以及異端劍準備離開。依照昨夜的約定,他沒有叫醒熟睡的闇蹤,離開之際,只在闇蹤的額上一吻,便不敢再留戀。
昨夜一晚他根本沒有睡,只是靜靜看著懷裏的闇蹤,這次是自己決定要離開,所以沒有反悔的餘地。

夜叉_緹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時間分秒的過去,白衣依然沒有動靜。他不知該如何面對這些突發的事實,現下只希望能找個地方安靜下來,那樣的心理就像是險遇狂風暴雨的船隻急尋安穩的港口棲息般迫切,而闇蹤的懷抱就是最好的地方。
 

夜叉_緹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隔天大清早,白衣趁闇蹤未醒之際便到廚房幫洛子商的忙。
「嗯?你會做什麼?」洛子商第一個反應是如此問著。

夜叉_緹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今晚洛子商端來飯菜,讓闇蹤內心有著些許的感觸。
「他不需要對我這麼好的。」

夜叉_緹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白衣因為昨夜情緒的激動,使得殘餘的亂流竄動,而導致昏迷。幸好半夜裏風之痕來探視,即時緩和了真氣的逆行。
風之痕整晚沒有入睡,其實他不需要整夜在房內照顧白衣,會留下來是因為他思考著白衣與闇蹤的事而無法入睡。

夜叉_緹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孤獨峰之上種著高大的松樹,那是風之痕鍾愛的樹種。當年風之痕決定在此落腳之時,誅天便在這裏為他種植著松樹。這些年來,每當他的徒弟不在山上之時,他總是一個人望著遠處,聽著風在松林中低語的聲音。
這次憶秋年來訪,風之痕早晚總是和他在林間散步論劍,雖然誅天是他的至友,然而他卻不曾和他有過如此的忘機之談。

夜叉_緹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孤獨峰之上,白衣清醒了過來。
「……」

夜叉_緹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魔魘大軍的被滅使得誅天連夜趕來,雖然對諸軍沒有做出任何懲罰,卻也要求他們將功折罪。
誅天反省自己太過依恃魔魘大軍才會招致今日的慘敗,而天策真龍的謀士善於運用戰術,讓誅天眾人頗為頭痛。最後他們決定放手一搏,利用天策真龍太過求勝且一意孤行的個性,假裝拔營退兵,然後採用白衣提議的車懸陣圍殺天策真龍。

夜叉_緹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天一亮,白衣便開始為擔任總元帥的事情忙碌。換上了戰袍,減少了不少的稚氣,看來彷若是個成熟的大人。鏡中的自己長的和父親及弟弟不相像,尤其是那對略帶藍色的眸子,更是明顯的差異。
『那位在牢中為我療傷的女子,眼睛也略為淡藍……』

夜叉_緹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天一亮白衣便離開妖刀界欲回父親的身旁。
白天,總是讓人較為理性,即使昨夜的溫存尚在,卻也不敢隨意表露出內心的濃情蜜意。

夜叉_緹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妖后表情微細的變化褢天女清楚,她知道闇蹤如此的頂撞必會讓滿心期待他歸來的母親憤怒。
只是心中早就沒有母親存在的闇蹤也不在乎她的感受。

夜叉_緹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闇蹤天未亮便坐在窗台上,他等待著一陣清涼的風到來。
整個上午沒有動靜,而父親一早便前往登天台與天策真龍談判,闇蹤也期待著這方的結果。

夜叉_緹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隔天一大早,當光線爬入屋內的剎那,闇蹤就醒了過來。
恍如隔世般,他質疑自己置身何處,少了夜叉鬼的房間,好像就不再是自己熟悉的世界。

夜叉_緹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死寂的地牢裏,月光穿過了狹小的窗牖散灑在地上。白衣被玄鐵鐵枷枷身,火蠶絲鉤住筋脈,並且被迫服下軟骨散,防止他逃脫與自盡。處於昏迷狀態中的他,無法在乎任何人在他的身上動手腳,貴為魔劍道的少子不曾被如此對待過,一身的潔白,今日沾染上了塵埃,既是成為戰俘就必須有被折騰的覺悟。
 

夜叉_緹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闇蹤獨闖騰龍殿,不料鷲默心防範在前,空氣中佈滿無形劇毒,不諳毒性的闇蹤正一步步走入險境。
「圍起來。」一聲喊叫,天策真龍的士兵馬上圍了過來。

夜叉_緹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1 2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