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分類:笑夢風塵 (34)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自從南宮神翳和認萍生一夜恩情後,翳流上下無人不知曉南宮神翳已抱得美人歸這件事。
 

夜叉_緹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前言:
 
看這篇文章時,請朋友把它和『笑夢風塵』正文分開

夜叉_緹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金烏西墜,月出東山,兩條人影於銀光引路下,急急而行。

夜叉_緹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南宮神翳自中原回來後,天之界限就一直下著雨。
 

夜叉_緹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醒惡者離開之後,南宮神翳一個人靜靜坐著。

夜叉_緹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落日煙裡,阿九忐忑不安地坐在門口。
「朱痕,少艾什麼時候才會回來?」
同樣的話,阿九已問了非常多次。自從幾天前惠比壽告知慕少艾預定今天會回來後,阿九就非常的興奮,每天巴不得時間能快點過去。

夜叉_緹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醒惡者開啟機關,帶領羽人非獍從另一通道欲進入山谷,行走間他刻意放緩了腳步。
他想羽人非獍不會不知道他設有陷阱,之所以願意跟著自己走,全是因為認萍生對他非常的重要。「你不怕吾設下埋伏?」醒惡者突然開口問道。

夜叉_緹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萍生……』南宮神翳匆匆來至主宰府,一入廳堂便急喚著心繫之人。按捺不住滿懷的思念,他只想早一刻將認萍生抱在懷裡。
正在阿九房內的認萍生一得知他來到,馬上安撫了阿九,然後出去迎接。在瞥見南宮神翳欣喜的笑容時,認萍生直覺想要逃離。『教主……』

夜叉_緹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夜終究有盡,人亦須別離。至如內心多期盼他能為己停留,依然只能目送那人離去。
縱使連夜的溫柔言語遶耳,縱使同床時曾有身體相熨的暖意,留在落下孤燈的人在所愛離開後,內心的寂寞與寒意再度緩緩生起。

夜叉_緹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萍生……』
懷抱著側臥在旁的認萍生,他低喚他的名。似是滿足又似是安心,南宮神翳在認萍生看不到的背後淺笑著。

夜叉_緹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翌日天亮之際,陽光破雲而出,沒多久整個落日煙感覺暖和起來。
慕少艾整夜都在為維持阿九的生命現象忙碌,朱痕則在一旁幫忙。一心急著換回魔心的慕少艾沒有多做休息,在結束這件事後,匆忙離開落日煙,臨走前交待朱痕諸多照顧阿九的細節。

夜叉_緹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隔日一早,阿九醒來的第一個念頭即是慕少艾是否仍在。
在見到慕少艾躺在自己身旁時,他露出了安心的笑容。昨夜的慕少艾不但沒有去和朱痕睡,人也沒有不見。於是他高興地緩緩爬起,本想往慕少艾懷裡鑽卻因不想吵醒他而只是盯著他瞧。

夜叉_緹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僰醫人離開罪惡深淵後,醒惡者望著落日沉思。
原來南宮神翳昨天一整個晚上心緒異常波動,僰醫人特地前來報告。對此狀況醒惡者甚為不解,即使南宮神翳剛恢復意識時雖曾有情緒激動之刻,這幾日在他們控制安撫之下已回歸於平靜,不該有此變化才對。

夜叉_緹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南宮神翳離開醒惡者後,並沒有回自己的寢宮,轉而前往翳流主宰的住處走去。
今晚他一心想和認萍生在一起,又因不能冷落難得一來的摯友,只好放任喝得微醺的認萍生獨自一人回房。

夜叉_緹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好個伸張正義哪!滿足了你的正義,可就對得起南宮教主對你的重情?」
慣有的冷漠是他醒惡者的特徵,帶有嘲訕的語氣,則是他拿來對付自己不喜歡與瞧不起之輩用,認萍生正好符合這兩個條件。

夜叉_緹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慕少艾不知為何有種不好的預感,於是隔日一早便以與素還真有約為由拜別了泊寒波及斷雁西風。
此回對於慕少艾願意讓自己同行,羽人非獍感到高興,他終於能和他同行於江湖上,不必再處於無所適從與等待的狀態。兩人來到近琉璃仙境附近的小村落已近正午,便在路旁的茶鋪裡叫了東西吃。

夜叉_緹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一夢驚醒,恍若隔世,滿屋的明亮使得剛從黑暗中歸來的他不由得再閉上雙眼。
微微喘了口氣,待再睜開雙眼時,他環顧了四周,眼前所見不再是黑暗中的月光之路,而是氣派的臥房。如此一幕也快速勾起當年他以性命為賭注混入翳流的情形,可又在下一個念頭也隨即想昏迷前的事。

夜叉_緹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不敢置信羽人非獍會一句話也不和自己說便要離開,慕少艾心急,在要開口叫住羽人非獍的同時,腦海裡影像一晃,似是看見那一身玄服的南宮神翳即將離去。不禁心頭感到悶疼,一句話也說不上來。
曾經那個男人也如此相待過……

夜叉_緹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太陽初昇之際,因濃霧降下而寒氣凍骨,羽人非獍安靜坐在大宅外的石頭上,一動也不動地陷入沉思。
他為最近每與慕少艾獨處便會生起的衝動感到心煩,也因不知該如何對慕少艾表達這分情感而困擾。

夜叉_緹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眾人來到悟明峰已是夕陽斜照之際。冬日的夜來得特別快,約大概再一刻的時間不到,天就會全黑。
「還好在天黑前趕回來。」泊寒波道。

夜叉_緹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1 2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