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分類:學海無涯 (37)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冬至之日,學海無涯禮射和書御四位執令奉教統之命,一早就率領十數名學子分別到鄰近兩個貧困的村落發送賑災之物。
 

夜叉_緹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今晚絃知音與大家一起於前院共度中秋,別於往年等待的寂寞,也別於去年意外的驚喜,今年的中秋對絃知音來說是心情最為複雜的一次。

夜叉_緹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今早太學主在佛寺裡並未與絃知音有太多交談,回來後也把時間讓給絃知音與老管家他們敘舊,直到夜裡他才來找絃知音。
 
侍者一見他來到,便自行退下,在只餘他們師徒二人時,太學主直接坐於床沿為絃知音把脈。

夜叉_緹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自從絃知音臨走前喚了他的名字之後,太史侯整顆心幾乎被絃知音帶走。
 
他忘不了絃知音拉住自己的手時那欲言又止的表情,也忘不了絃知音喚己之名的瞬間所帶來的不安。但他又相信絃知音是個信守承諾之人,一旦答應要回來,便會予以履行。

夜叉_緹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初陽照耀大地,一切回歸於原有的平靜,彷彿昨夜未曾經歷那場惱人的風雨。
 
一夜的忐忑難安於晨光撒下的那一瞬間也跟著煙消雲散,他徹夜未眠。

夜叉_緹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昨天半夜就開始下了雨,昨夜縣老爺府邸也非常不寧靜,關於太史侯和憐照影的事很快的就被傳開來。
 
一大早用完飯後,縣老爺請太史侯到他那兒一談,太史侯並沒有對此事予以解釋,只言自己傷害了憐照影。

夜叉_緹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翌日,絃知音對昨夜所發生的事滿心疑問。他想知道為何自己會有那樣的感覺,又為何會忽然失去意識。但是在發現太學主無意談論後,他選擇了不多問,只安靜的吃飯。
 
然後他在和平常一樣的時間向太學主告別,回到樂部處理昨天沒有批改完的公文,接著便去為學子們授課。

夜叉_緹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那天之後,絃知音白天除了公事必須往返他部之外,其餘時間人幾乎都待在樂部裡。而且只要確定樂部已無事情要辦,便會直接回太學主居所。
 
絃知音藉由與人隔絕的方式來自我療傷,太史侯則故意將心思全放在處理將至縣府說禮的事宜上。

夜叉_緹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忽來的忐忑令絃知音十分不安,他站在碧玉亭內等待太史侯,直到太史侯的身影遠遠出現時才稍微感到安心。
 
然而那樣的安心並沒有維持多久,在見到太史侯憤怒的表情時也跟著消失。

夜叉_緹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絃知音猶如做錯事的小孩,在不得長輩命令下,未敢有任何動作。直到太學主開口要他進入,他才小心翼翼地提起腳步前行。
 
他看著太學主,心知接下來再多的解釋都只是多餘。而太學主的視線也未曾有一瞬從絃知音的身上移走,就這樣安靜的看著絃知音。

夜叉_緹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絃知音嘴裡雖說太史侯和憐照影只是朋友,對於他們兩人的流言還是放在心上。後來他也得知原來自去年開始太史侯即和那女子魚雁往返數次,是他自己忙於六藝大會和執令之選才會不知情。
 
而這幾天太史侯的心情也相當苦悶,因為那日絃知音的表現令他極為失望,雖然他要自己別胡思亂想,還是無法不認為絃知音有了太學主之後就不再像以前那樣心中只有自己,凡事以己為要。

夜叉_緹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連著數日,每天早上絃知音用完飯後就回樂部,傍晚之前會將所有的事情處理妥善,以便於夜裡留在太學主居所內。
 

夜叉_緹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床幔飄動,如春風吹掀漣漪般輕細,熟悉的花香和清涼的空氣彌漫在偌大的房間裡,慢慢喚醒沉睡的靈魂。
 
絃知音披散著頭髮,身著單薄裡衣,輕盈地下床,走到房門口,但見外頭濃霧籠罩。

夜叉_緹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古今一闕內,今日舉行六部執令的交接典禮。
 
教統傳授印信給予各個新上任的執令,並為他們一一戴上正式的禮冠。

夜叉_緹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寂寞容易在不得見時生起,一個人的夜總是特別難熬,尤其是在酷寒的天候裡。
 

夜叉_緹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這一晚東方羿陪射執令至教統居所,書執令也在場,眾人於討論完公事後,無意間提到太史侯此回在鎮上的表現。
 
教統對太史侯讚譽有加,眾人於閒聊中也說及那日太史侯直接到樂部等待絃知音,並和絃知音到僻靜的太月湖待了一些時候這件事。

夜叉_緹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自從與太史侯做了約定之後,絃知音便開始忙於六部課業的精進。
 
不過才數日,天氣變得寒冷,夜裡待在房間內已須把門窗掩上。

夜叉_緹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太史侯在送走絃知音後,安靜地坐床沿。
 
剛才在看著絃知音穿自己的衣服走出房間時,他忽然有種非常強烈的感覺生起,好像自此之後絃知音就會永遠屬於自己。

夜叉_緹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太史侯將絃知音放倒在柔軟的床榻後,坐在床俯首凝視著伊人。
 

夜叉_緹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無箏終究只能是一面之緣,如同與師父的匆匆一會。
 
隔天一早太史侯和東方羿帶著絃知音到鎮上買些筆墨和書籍,順便也補充一些日常用品。

夜叉_緹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1 2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